热搜: 比特币挖矿机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正文

互联网:没有终局,没有边界,总有机会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4-08  来源:seo优化培训  浏览次数:0
核心提示:滴滴与美团的战略分野,本质上是程维与王兴的个人意志的差异。滴滴的路径,很硅谷,专注做出行,美团的战略,很中国,也很腾讯,
 滴滴与美团的战略分野,本质上是程维与王兴的个人意志的差异。滴滴的路径,很“硅谷”,专注做出行,美团的战略,很“中国”,也很“腾讯”,什么有利可图,就做什么。

同样是社交帝国,Facebook没有Facebook门户,也没有Facebook支付,更没有Facebook游戏与Facebook商。腾讯却是既做新闻,又做视频,还有支付与电商、零售,还有“微商”。马斯克,为什么不像贾跃亭那样,特斯拉与Space X之外,再捣腾个“生态化反”?

这是差异,市场、文化以及价值观的差异。

滴滴的理想与战略终局是,“智慧出行”,从打车到专车、快车、顺风车,以及未来的“无人驾驶”、“新能源汽车”;美团的战略,没有“终局”,业务更不设限,餐饮、旅行、电影、支付、新零售,以及当下最热的话题——出行。从2010年创办美团,直到2017年才有了“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,live better”的使命提炼,这是一个“比较级”,美团的业务切入逻辑,都是有“标的”的,虎口夺食,火中取栗,抢生意。

重新审视程维与王兴的成长路径,更能理解,滴滴理想主义与美团实用主义的差异。

程维出生在江西上饶铅山县的普通家庭,因高考漏答数学最后一页考题,调剂到了北京化工大学,毕业后卖保险、足疗店打工,前后换了七八个工作,再后来,程维拿着简历“闯进”阿里巴巴HR办公室,6年后,成为阿里巴巴B2B最年轻的区域经理,再后来又去了支付宝B2C部门——阿里巴巴,做销售,练就的是“执行力”,这其中难免遇到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与打击,面对拒绝与打击,全凭自己的信念支撑,以及,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的使命感召——另,程维在支付宝,老板是彭蕾,阿里HR价值观的标兵。阿里的“理想主义”气质,深深影响着程维。

程维的人生,用“逆袭”概括,再恰当不过了。滴滴与他一样,有着某种“理想的偏执”。

滴滴的发展,可以分为两个阶段,第一阶段是“生存”,从上线滴滴打车,到专车与快车等业务,以及与快的合并,靠的是程维的执行力,与柳青的融资能力,第二阶段是“理想”,也就是过去一年里,滴滴在“智慧交通”、“无人驾驶”、“新能源汽车”等领域的布局,很显然,这是太过前瞻性的布局。

王兴算是富二代,清华毕业,自然是有底气,有视野。当然,与王思聪这般超级富二代不同,王兴更为内敛。王兴算“连续创业者”,从校内网到饭否、海内,再到美团,细数他的连续之路能够看出他的“路径依赖”所在:校内、海内是抄美国的Facebook,饭否是效仿twitter,至于美团,则是Groupon。王兴在“财经”杂志对话中说到,美团与腾讯个性与气质更近,说到底,是因为,美团与腾讯一样,王兴与马化腾一样,都属于后发制人的流派,擅长学习。

美团在百团大战中得以胜出,除了投资人(包括阿里)的耐心,有两个关键人,一个是干嘉伟,一个是王兴,干嘉伟用阿里的管理文化让美团成为了一支“铁军”,强大的地面执行力,直接成就了美团,这支铁军直到今天,也是美团的核心竞争力,干嘉伟是美团的四肢,那么王兴便是美团的大脑,洞察力与决策,灵魂。

飞鸟尽良弓藏,干嘉伟离开美团与美团同阿里的决裂,是故事开始就写好的结局。

王兴喜欢篮球,同时代的男生,大都受NBA的影响,崇拜乔丹。王兴个子与体格在球场上算一般,但投篮特别准。或许因为曾在球场上受过挫折,高中时一个暑假,王兴决定练好篮球。他买来一本篮球教科书,按照教科书里的方式,拆解动作,一个个动作重复练习,王兴说,他忘了自己每个动作究竟练了多少次,一个暑假的挥汗如雨,一个个简单动作的拆解,机械地重复千万次后,他成了一个投篮高手。

篮球给予王兴有许多的印记,他也曾说过,“「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」的口号由领先者/胜者的啦啦队带头喊比较合适。这是我在高中篮球赛时学到的道理”。

好胜,有目标,有耐心,重复性苦练,便是美团的核心。

互联网:没有终局,没有边界,总有机会

美团的边界是什么?王兴的扩张逻辑是什么?

答案是,美团没有边界,王兴的扩张逻辑就是填满微信支付的“第三方服务”,甚至,微信支付的九宫格,也装载不了王兴的志向或野心。

先说一个故事,阿里巴巴从B2B到淘宝、天猫、支付宝,再后来有了阿里云、菜鸟等,B2B业务一度式微,这是阿里价值观、文化的根基所在,阿里上市前后,阿里B2B业务走了不少人(美团找到干嘉伟以及许多O2O公司都招了阿里B2B管理者),马云以及阿里高管后来反思,阿里B2B这群最有执行力的地面部队该何去何从?再后来,2014年阿里提出了农村淘宝战略,阿里铁军在原有的B2B业务之外,又一次有了施展拳脚的机会,这是阿里2014年的时候做出的反思,2015年阿里农村淘宝业务负责人,孙利军成为阿里巴巴合伙人——当时他只是个总监,是阿里一众合伙人中,职位最低的。

另一个故事是,美团内部开会,干嘉伟会向他的下属感恩阿里,夸马云,但王兴进来后,便风云陡转,成了阿里批判大会。王兴,很不喜欢阿里,但与此同时,美团的执行、文化与管理,又很阿里,向阿里学习。

美团的边界,从餐饮杀入酒店、电影,以及外卖,从来没有变的是,运动式的地面推广能力。杀入出行,与滴滴虎口夺食,并非“以客户为核心”,而是“以地推团队为核心”,腾讯的扩张逻辑是腾讯掌握流量,可以分发给投资的企业,美团的扩张逻辑是美团掌握地面部队,可以从携程、艺龙、饿了么、滴滴手中抢下市场份额。

王兴说,美团是“以客户为核心”,其实用户除了吃喝玩乐,也需要读新闻、玩游戏、听音乐,美团为什么不做“明日头条”,不去做游戏,说到底,美团的竞争力源自地面部队,不是用户的need it,是i can do it。

程维信奉的是“用户心智”,只要与出行相关的产业链上下游,都做延伸;王兴信奉的是“网络效应”,基于人的场景以及美团地面能力,吃喝玩乐衣食住行,一网打尽。

程维与王兴,滴滴与美团,差异还在于它们对“安全”的边界理解。

无利可图或费时费力。满山红seo培训:www.seofuwu.com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